回看三个世界,瞬间明白阿三为啥折腾这一出了

davitz     2017-08-29     检举

摘要:印度次大陆犹如一把匕首插入印度洋。印度凭借得天独厚的地缘优势,对世界海权格局发挥着重要影响,却不得不面对与日俱增的海上安全威胁。印度属第三世界[1]国家,只有植根第三世界,团结中国和周边临国,慎用对抗和战争手段,有所为,有所不为,稳固住漫长的陆地边界线,才能有效应对海上安全威胁,才能真正实现国家生存和发展。

Sponsored Links

毛泽东根据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国际关系新格局,形成了把世界划分为3个部分的理论。毛泽东说:“我看美国、苏联是第一世界;中间派日本、欧洲、加拿大,是第二世界;咱们是第三世界。”“三个世界”理论认为全世界无产阶级和被压迫民族应联合起来,结成最广泛的国际统一战线,反对超级大国的霸权主义和战争政策。今天,它仍是世界人民反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维护世界和平的重要武器。

一、印度属第三世界国家,切勿敌友不辨。

印度脱胎于英属殖民地,属第三世界国家,只有同中国和广大亚非拉国家联合起来,才有生存和发展的希望。

Sponsored Links

然而,印度独立后,在政治、经济、文化等诸多方面与大英帝国如出一辙。印度前殖民总督寇松勋爵在《远东问题》一书中说:“印度帝国处于地球上第三个最重要部分的战略中心。……但是,没有比在它对远近邻邦的命运所起的政治影响上,以及它们的兴衰系于印度这轴心的程度上更看得出它的中心支配地位了”。[2]在这一思想指导下,大英帝国将殖民中心印度的安全范围扩大到东至新加坡,西至亚丁港,北至中国西藏的辽阔地域。印度资产阶级独立掌权后,继续执行“印度中心”战略。1944年,尼赫鲁就在《印度的发现》一书中指出:“在将来,太平洋将要代替大西洋而成为全世界的神经中枢。”“印度以它所处的地位,是不能在世界上扮演二等角色的。要么就做一个有声有色的大国,要么就销声匿迹。”[3]印度资产阶级扩张思想表露无遗。在“印度中心”战略的指引下,印度不断发展军事力量和核打击力量,先后挑起1947年(以及1965年和1971年)印巴战争、1962年中印战争,并经常在河水分配、边境贸易、移民等问题上对邻国奉行双重标准,以达到控制南亚弱小国家,阻止地区外大国向南亚渗透,独霸印度洋的目的。

Sponsored Links

印度已经因为盲目扩张错失了发展良机。如:1962年中印边境战争的失败,不仅给自己造成了一个强大的对手,为国家带来沉重的军事开支,而且为了一个次要方向利益,影响了巴基斯坦、尼泊尔、孟加拉、缅甸一直到斯里兰卡以及海上一系列方向利益,使印度“堂堂世界第三”“亚非拉的领袖”的国际政治资本和影响力一落千丈。

2017年6月以来,从中印几场边境对峙来看,印度仍在追随世界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执行扩张战略。若印度继续充当他们的马前卒,只能是无谓消耗国家资源,让人坐收渔利。因为,无论印度如何为世界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卖力,都不会改变自己第三世界的出身,都不可能真正被他们接受。在他们眼里,印度同其他第三世界国家一样,只不过是资本升值和“剪羊毛”[4]的工具。盲目的扩张战略将再次葬送印度的发展机遇,到时候就真的“销声匿迹”了。

Sponsored Links

二、印度主要安全威胁在海上,切勿主次不分。

印度地缘优势得天独厚,对世界海权格局影响重大,是世界大国角逐的重要对象。印度没有更多选择,只有植根第三世界,稳固住漫长的陆地边界,才能应对日益严峻的海上安全威胁。

(一)印度历史上安全威胁主要来自开伯尔山口方向。

Sponsored Links

环顾印度次大陆,高山环绕、大洋为伴。十六世纪以前,受制于生产力发展,外部战略力量难以越过高山、大洋对印度构成安全威胁。唯有西北方开伯尔山口方向,是印度心中永远的痛。

印度东边若开山脉平均海拔超过2000米,诺开山脉以及北面的缅甸、傣、老、越等民族,生存空间有限,且长期受中华力量牵制,难以形成威胁印度的战略力量;北部喜马拉雅山脉,跨度2400公里,平均海拔超过7000米,山北青藏高原总面积近300万平方公里,空气稀薄、干燥,太阳辐射较强,气温较低,不适宜人类生存,不仅难以形成对印度构成威胁的力量,而且是保护印度免受攻击的天然屏障;西北兴都库什山脉和苏莱曼山脉海拔大致在7000米致1500米之间,同样是保护印度的天然屏障。

Sponsored Links

然而,世间总是难寻完美事物,就在兴都库什山脉与苏莱曼山脉之间,形成了喀布尔河谷,喀布尔河自然抵达印度河流域。雅利安人、波斯人、马其顿人、白匈奴人、穆斯林等大都从这里入侵印度。开伯尔山口在印度国防史上的地位举足轻重。

(二)印度当前和未来安全威胁主要来自海上。

Sponsored Links

为什么说印度当前和未来的安全威胁主要来自海上呢?这需要站在人类历史长的河中去审视,印度的地缘价值和安全形势,随人类文明的发展而变化。

16世纪以来,随着远洋技术的发展,世界逐渐连为一体,制海权的争夺空前激烈。人类社会步入工业时代后,天然气、石油等工业能源,铂、铬、钨等稀有金属,以及其他矿物质,成为一个工业国家不可或缺的养料。然而,世界资源分布并不平均,而资源流转主要靠海运,导致世界各国对海洋的依赖性与日俱增。目前,世界贸易总运量2/3以上,中国进出口货运总量90%都是通过海洋运输。可以说,谁控制了海洋,谁就控制了世界,谁就掌控了未来,一定的制海权是国家生存和发展的重要保证,世界各国围绕制海权的较量日益激烈。

内容未完结,请点击“第2页”继续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