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女婿首次“过堂” 交待了哪些涉俄经历?坦诚通俄4次但没勾结

chensoonching     2017-07-30     检举
Sponsored Links

库什纳与俄罗斯人的第二次接触就发生在纽约的特朗普大楼。这也是先前被纽约时报披露、由特朗普之子小特朗普安排的会面。

当地时间7月24日下午,白宫高级顾问库什纳在国会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听证声明中,坦承四次与俄罗斯人接触的经验,但坚决否认自己勾结俄罗斯:“我(与俄罗斯)没有不当联系,我没勾结(俄罗斯),也不认识竞选团队里任何与外国政府串通的人。”

“通俄门”新主角登场

Sponsored Links

关于俄罗斯政府是否干涉美国2016年总统大选、美国总统特朗普竞选团队是否私通俄罗斯的“通俄门”调查大戏,从冬天演到了夏季,此次首度站在镁光灯下的是拥有三重复杂身份的库什纳——他在竞选期间是重要的操盘手、也是特朗普的女婿、目前则是在白宫西厢占有重要决策幕僚角色的高级顾问。

7月24日周一一早,库什纳出席在美国国会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的闭门会议。这也是他首度正式解释自己与俄罗斯政府的关联,这场闭门会议也标志着“通俄门”调查的重要开始。

虽然会议不对大众公开,但库什纳一早发布了长达11页的开场声明。在这份声明中,他试图把自己描述成一个忠诚的、清白的、工作忙碌的政治新手。

Sponsored Links

闭门会议进行了超过2小时,会后,库什纳回到白宫,下午一点在白宫前发表了简短声明,“我自愿提供的记录及文件将证明,我的一切行为正当、且是在非常独特竞选的正常状况下进行。”

库什纳缓慢地念着稿,与特朗普的儿子小特朗普一样,强调自己的“充分透明”。“我要十分清楚地说明,我并未与俄罗斯勾结,同时据我所知,竞选阵营内也无其他人这么做。我没有任何不当接触。”2分多钟发言完毕,库什纳没有接受记者任何提问即离开。

7月25日,库什纳将继续赴众议院情报委员会进行听证。7月26日,特朗普的儿子小特朗普、前特朗普竞选顾问马纳福特也将赴国会司法委员会进行听证。

Sponsored Links

与俄罗斯人的四次接触 “我甚至不记得俄罗斯大使的名字”

在库什纳的开场证词中,他说明与俄罗斯人的四次会晤,并试图把这四次接触都是描绘是简短的、互动不多的、且没有后续联系的。

“选举前,我与俄罗斯大使没有任何持续的关系,我对他的了解也很有限。”库什纳否认先前报道曾说他试图与大使建立私下联系通道的指控,“事实是,在11月9日,胜选后一天,我甚至不记得俄罗斯大使的名字。”他试图证明,当竞选团队收到一封来自普京的祝贺信时,他还在想办法如何核实,“我想最好的方式就是问我在几个月前见过的俄罗斯驻美大使,所以我还先寄了一封信问迪米特里-西梅斯(智库“国家利益中心”主席、双月刊《国家利益》发行人), ‘俄罗斯大使叫什么名字?’”。

Sponsored Links

“我不是一个寻求镁光灯的人” 库什纳在声明中表示。特朗普获得共和党提名后,就正式指派他担任与外国政府的联系负责人,他与包含俄罗斯在内的15个国家保持联系。他说自己通常一天要收到200封电子邮件,“通常不会全部读完每封往返内容。”

第一次: 2016.4.27 华盛顿特区 “五月花酒店”

按库什纳的说法,选举期间,他与俄罗斯驻美大使谢尔盖·基思利亚克的第一次接触,是在华盛顿特区的五月花酒店,特朗普的首场外交政策演说上。

库什纳回忆,这场活动的主持人是迪米特里-西梅斯,特朗普团队则由现任司法部长的塞申斯负责邀请嘉宾。

Sponsored Links

库什纳说,他提早抵达现场,并在此时与几位现场包含俄罗斯驻美大使在内的几位大使交流,“每个交流都持续不到一分钟,有些人给了我他的名片,并邀请我到大使馆吃饭,我从没接受过这些邀请。”

第二次:2016.6.9 纽约 特朗普大楼25楼

 

库什纳与俄罗斯人的第二次接触就发生在纽约的特朗普大楼。这也是先前被纽约时报披露、由特朗普之子小特朗普安排的会面。

《纽约时报》7月8日揭露,特朗普的长子小特朗普去年6月9日于纽约特朗普大楼与俄罗斯女律师维塞尼茨卡雅进行半小时会面,以获取对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蕊不利的信息。

Sponsored Links

报道刊出后,小特朗普辩称,两人见面只讨论如何恢复允许美国人领养俄罗斯孩童的问题,对方只是“说客”,会议草草结束。他还强调,虽然第一女婿、现任总统特别顾问库什纳、时任竞选总干事都在场,但父亲特朗普并不知情。

库什纳在声明中表示,当天他在走进会议室前,根本不知道这场会议是什么。“那封电子邮件在一连串很长的信件往返最上头,我当时没有读。” 库什纳称,“写在我日程表上只有‘会议:小特朗普、库什纳’,其他什么都没提到。

库什纳迟了几分钟进会议室,发现大家正在聊关于领养俄罗斯儿童的议题,显然与选举无关,他于是想要找个礼貌的方式提前离开。“实际上,会议开始十几分钟后,我就发送电子邮件给一个助理,并写道,可以请你拨打我手机吗?需要找借口离开这会议。”

内容未完结,请点击“第2页”继续浏览。